日前,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發佈了《中國財政政策報告2013/2014》。發佈會上,有學者稱目前我國已經邁入“人均萬元稅負階段”。一石激起千層浪,社會對此廣泛關註並展開熱烈探討,更有網友驚呼:“一口飯就有半口以上繳了稅。”(《人民日報》2月18日)
  “人均萬元稅負”其實是概念誤讀。它並不等同於每個公民年繳稅額,而是“人均宏觀稅負”,跟“人均財政收入”是一碼事。事實上,“九成以上的稅收來自企業繳納”。按理說,此事應到此為止,但民間聚集的“稅感焦慮”並不會就此平息。
  眾所周知,稅收至今沒能實現“拔最多的鵝毛,聽最少的鵝叫”的善意——中國百姓承擔了太多的稅收負擔:一方面,目前的個稅起徵點依舊偏低,工薪階層成了繳稅主體;另一方面,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都得繳稅,面對油價、房價、水電物價的上漲,作為消費者哪怕不具直接納稅的義務,也並不妨礙其被稅負“牽著走”。正如西方諺語所說:“在這個世界上,只有死亡和稅是逃不掉的。”
  稅負焦慮始於稅收結構不合理所產生的稅收負擔。儘管改革開放以來,稅制結構不斷簡化,但並未趨於合理,這必然影響程序公正和結果公平。有關調查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間接稅與直接稅的收入比是7比3,意即中低收入群體承擔了70%的稅負。這與歐洲國家間接稅比重在35%以下剛好顛倒。若不消除諸如間接稅中的結構性問題,勢必會抵消財政(稅收)惠民紅利,弱化稅收杠桿調解收入差距、完善二次分配的社會功能,其結果必然導致兩極分化、馬太效應和“靠窮人繳稅”的悖論,從而加劇百姓的“稅負焦慮”和“民生痛感”。
  “人均萬元稅負”的誤解雖能澄清,但其背後的“稅負焦慮”不可輕描淡寫。這透露著公民稅權意識蘇醒的信號,亦呼籲稅制改革甩開膀子、重新洗牌、科學設計,逐步提高直接稅比重、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稅機制,形成有利於結構優化、社會公平的稅制。惟其如此,才能駛向制度公平,藏富於民,消除稅負焦慮。  (原標題:“人均萬元稅負”誤讀背後的焦慮)
創作者介紹

不能說的秘密

ug82ugiwc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